-

葉天道:“我得回觀裡處理一下,否則容易喪失藥力。”

陳慧:“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回到野營的地方,聽說葉天要回觀裡,唐蜜和夏蕾便也想回去,不過葉天還是勸說她們留下,畢竟參加一次野營不容易,不要掃了同伴的興致。

回到玉皇觀,明塵連忙迎出來,當他們看到久違的玉皇鐧,紛紛跪地迎接。

“好啊!玉皇鐧終於回來了,觀主好手段!”明塵和眾弟子跪在地上。

葉天:“諸位不必多禮,我既然做了觀主,就有義務收回我觀至寶。”

寒暄幾句,他把明塵叫到房中,先簡單把經過一說。明塵聽後,吃驚地道:“這尚元光死了嗎?”

葉天:“想必是活不成了。”

明塵一陣後怕:“觀主,這次太危險了。玉皇鐧本身有著諸多妙用,‘打神’隻是其中之一。幸好這尚元光不得其法,要不然觀主恐怕凶多吉少。”

葉天:“你這裡有使用玉皇鐧的心法口訣嗎?”

明塵道:“當然有。咱們道觀下麵有處地宮,裡麵存放了不少道教典籍,其中就有使用玉皇鐧的辦法。隻是這地宮,已經有十來年冇人下去了,我先讓人打掃一下。”

葉天一揮手:“不用了,我現在就下去瞧瞧。”

隨後,明塵帶著葉天,來到後殿的一個小門,小門後麵還有兩道鎖,全部打開之後才進入一個往下的階梯。

走了十幾階,葉天就來到了玉皇觀的地宮。地宮的麵積不大,也就一百多平方米,裡麵放著兩個書架,上麵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線裝典籍。

書頁上全是灰塵,葉天目光一掃,就從中抽出一本手抄的冊子,打開之後,裡麵寫著的正是玉皇簡的使用法門。

拿了書,他對明塵道:“把地宮打掃一下,然後把書搬到書房。”

明塵:“是。”

拿到書,葉天便回到房間研究。上麵講了玉皇鐧的三種功用,以及使用的心法。想要真正發揮它的威力,就必須先祭煉它,而想要祭煉此鐧,身體中必須要有靈力才行。

葉天研究了一會,嘗試著把靈力滲入玉皇鐧,並以某種頻率振盪。過了大概五分鐘,玉皇鐧內的一些隱藏的脈絡被啟用,整個玉皇鐧內形成經脈一樣的通路,並和葉天的經脈連成一體,彷彿變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此時,他就算是祭煉成功,當即以心法催動。頓時,鐧身發現一重金光,他往前一指,金光便擊中了不遠處的牆壁,留下拳頭大小的一片焦黑。

他過去察看,發現焦黑牆皮之下的磚石全部碳化了,一碰就碎。這說明金光的威力很大,起碼比高能量的鐳射還要厲害!

葉天琢磨了一會玉皇鐧,隨後便出來吸收月華。

在後院練了一會兒功,他正要回去小睡一沉,忽見一道紅影躥到近前,正是那隻受傷的紅狐。

紅狐伏在地上,嘴裡咬著一個獸皮袋子,也不知道裡麵裝著什麼。放下袋子,它學人一樣朝著葉天拜了兩拜。

葉天笑道:“你的傷,好的這麼快嗎?”

紅狐點點頭,然後把獸皮袋子咬牙來,放在了葉天腳下。

葉天打開袋子,發現裡麵裝著些零碎的東西,有金葉子,有珍珠,還有玉石印章之類的玩意。

他隨意一掃,知道這些東西能值不少錢,他笑道:“你這是送給我的?”

紅狐用力點頭。

葉天把袋子放下,道:“那我就收下了。我們認識不久,我該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葉天。你想必也有名字,但我冇辦法知道。”

他想了想,問:“你在家中行幾?”

紅狐伸出爪子,在地上劃拉了三道,表明它在家行三。

葉天:“這樣吧,以後我就叫你胡三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