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小說 >  逍遙醫王 >   第7章 賣配方

-

彼時葉天雖未答應,卻開始留意起來。後來他在獄中研究了兩種藥物的配方,一種是治療二型糖尿病的。另一種,則是對女子肌膚有保養作用的藥膏。

電話接通,葉天開門見山,道:“楊老闆,我有治療二型糖尿病的特效藥配方。”

楊守誠頓時大喜:“葉神醫,您想通了?太好了!隻要您肯提供配方,以後這款藥三成的收益,歸您所有!”

葉天道:“我隻要兩成半,剩下那半成折成現金,現在就打給我。”

楊守誠一愣,道:“葉神醫,您要是用錢,我可以預支給您。”

葉天:“不必了,還是折現吧。”他不想欠彆人的恩情。

楊守誠沉吟了幾秒,說:“如果這款藥真的做起來,每年起碼百億級彆的銷售額,二三十億的利潤。按照藥企正常的十五倍的市盈率,它未來的市值起碼三百億,百分之三十就是九十億。不過葉神醫,這是很大一筆錢,我手頭的現金不多,目前最多能支付您三億。等到藥品上市,我再把剩餘的錢給您,您看可行嗎?”

三億嗎?葉天問過任平,海城馬家的淨資產也就十來億,自己有了這三億,起碼林紫怡不用跟著自己吃苦。

考慮片刻,他道:“可以。”

楊守誠是精明的商人,他自然不會白出這三億,笑道:“葉神醫,我有幾位朋友的身體不太好,您有時間,能不能去幫他們診治一下?”

葉天是一名醫生,治病救人是他的本分,他冇多想就答應了:“可以。”

楊守誠大喜:“好極了。葉神醫,我馬上過去和您簽合同!”

楊守誠住在省府雲城,距離海城二百多公裡,所以三個小時後,他就帶著秘書和律師趕到海城,登門拜訪。

當楊守誠進門時,看到跪在門前的兩人,心中微微一驚,看來神醫發起脾氣來也挺可怕的。

把楊守誠請到堂屋,葉天淡淡道:“寒舍簡陋,請坐。”

楊守誠今年五十五歲,喜歡穿唐裝和千層底的鞋子,手中把玩著一枚九眼天珠,腕上戴著沉香木的料子。

見到葉天,他慌忙上前,伸出雙手和葉天握住:“葉神醫!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您啊,就是此間的仙人!”

葉天一笑:“楊老闆抬舉我。”

然後看了楊守誠一眼,說:“氣色不錯,看來你已經完全恢複。”

楊守誠無比感慨,說:“葉神醫,要不是您的超凡醫術,我這條老命早就去見閻王了。”

他一揮手,秘書捧著禮盒過來。他打開禮盒,裡麵有一株老山參,他笑道:“葉神醫,這是我一年前,在拍賣會上拍到的,據說是三百年的人蔘,世間罕有。”

葉天拿過人蔘看了一眼,作為醫道傳人,他自有一套判斷參齡的辦法,笑道:“應該是五百年的人蔘。”

楊守誠大喜:“五百年?葉神醫,這麼說我買賺了?”

葉天道:“人蔘一般隻生長幾十年,百年的比較罕見。一般來說,隻有發生了異變的人蔘,纔會活幾百年。我們醫家,把百年山參,稱之為參總兵;把三百年以上的叫做參元帥。如果能有五百年,則稱之為參王。這一枚參王的價值,抵得上十枚參元帥。”

楊守誠大笑道:“這隻參王,我就送給葉神醫了!”

葉天道:“有了這支參王,我就可以配製一種延年益壽的藥,到時送楊老闆一些。”

楊守誠笑道:“好,那我等葉神醫的藥。”

之後,葉天掃了一眼合同便提筆簽字。隨後他便拿到了一張三億的支票,這張支票可以在國內的各大銀行隨時支取現金。

葉天承諾,一週之內就會去楊守誠的藥廠調配藥劑,把原藥做出來,然後試驗藥效。

楊守誠有事在身,簽了合同就告辭了。此時葉天的藥也熬好了,他倒在碗中,餵給葉少東服下。

葉少東一直在裡屋聽著,喝完了藥,他問:“小天,來的是什麼人啊?你們在談生意?”

葉天點頭:“大哥,他是製藥大企業的老闆,身家幾百個億。我手裡有一個配方,能幫他賺錢。所以我們就合作,我出配方,他出資源,一起成立一家公司。”

葉少東瞪大了眼睛:“這麼說,他給的三億是真的?”

葉天笑道:“那還有假。大哥,以後我會讓你和嫣兒過上富足的生活,讓嫣兒像小公主一樣開心生活。”

葉少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愣了片刻,心中一陣歡喜,笑道:“太好了。小天有本事,我就算死也瞑目了。”

葉天正色道:“大哥,你不僅不會死,而且要活得比大多數人都要好。”

說著,他繼續為葉少東按摩和鍼灸,直到他沉沉睡去。

嫣兒這時端了一杯水過來,遞給葉天,笑道:“小叔,你渴了吧,快喝水。”

葉天接過杯子,笑道:“嫣兒真乖。”

剛喝完水,門口傳來汽車的聲音,隨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先生,我給您送東西來了。”

葉天走出屋子,就見劉學成到了,他帶著兩名下屬,正往院子裡搬東西。那些被葉天醫好的達官貴人和富豪巨賈為了表達感激,送了他許多禮物,日積月累,居然攢了這麼多。

葉天笑道:“老劉,辛苦你了,屋裡坐。”

劉學成笑道:“外麵還有,我都搬進來。”

把東西放進了屋子,葉天道:“老劉,下午吃了飯再走。”

劉學成擺擺手:“先生,監獄那邊還有事,脫不開身。”

葉天不勉強,轉而問他:“老劉,我坐牢這幾年,我的女朋友屢次申請探視都冇批準。家人寫給我的信,我也冇收到。這件事你調查一下,是不是有人從中作梗。”

劉學成大怒:“竟有這種事!先生放心,回去我一定調查清楚!”

送走劉學成,葉天再次撥打林紫怡的電話,這一次電話終於打通了。

“什麼事?”電話那端,傳來林紫怡冷冰冰的聲音。

葉天連忙說:“紫怡,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

“嘟嘟嘟……”

聽到葉天的聲音,林紫怡直接掛斷電話。

葉天愣了一下,又撥打回去,可林紫怡拒絕接聽。一連打了七八次,林紫怡都冇接,他歎了口氣,轉而給她發簡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