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玄龜:“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隻有我才能救你。”

葉天歎了口氣:“行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李玄龜:“這仙機蠱很難控製,一般都是它控製人,吸收人身之精華,提升自己。不過,你一旦煉化了仙機蠱,就能藉助它的力量,淬神煉神,從而在仙途上走得更遠。”

“我可以幫你煉化仙機蠱,但煉化之後,我的元神要進入仙機蠱的體內。”

葉天眯起了眼睛:“老李,我怎麼有種危險降臨的感覺?你不會是想通過仙機蠱,掌控我的身體吧?”

李玄龜:“你敢不敢賭一把?”

葉天歎了口氣:“我還有得選嗎?我們畢竟相識了一段時間,與其被仙機蠱煉化,倒不如成全你。”

李玄龜冷笑:“我對我纔沒興趣,你放心好了!”

葉天道:“不管你有冇有興趣,我現在都無條件的相信你。不過老李,你要怎麼幫我?”

李玄龜:“我最近恢複了一些能耐,可以短時間內壓製仙機蠱的仙力。到那時,你必須全力將它煉化。而且,你隻有半個時辰左右,半個時辰內你若不能煉化仙機蠱,這仙機蠱便會反噬,吞掉我的元嬰,它會變得強大無比。到那時,你也是死路一條,隻能被它徹底控製。”

葉天:“你讓我半個時辰內煉化仙機蠱,怎麼煉化?”

李玄龜:“你自己想辦法。所以,我其實也在賭。”

葉天思索了片刻,淡淡道:“那就賭一把!老李,開始吧。”

“轟隆!”

周圍發出一道電光,一下子就把迷霧轟開,同時葉天腦海中響起一聲尖叫。

下一秒,葉天就恢複了行動力,他感覺一道能量在自己的泥丸宮中掙紮,李玄龜將它暫時鎮壓在其中。

“必須要煉化仙機蠱,可是如何煉化呢?”

忽然,他看向了目光呆滯的蠱師。

蠱師本來還得意洋洋,卻突然看到葉天清醒過來。

“你居然能對抗仙機蠱?”他尖叫一聲,滿臉的不可思議。

葉天一腳把他踢倒在地,然後踩斷了他的左腿,冷冷問:“要怎樣才能煉化仙機蠱?”

蠱師慘叫一聲,道:“不可能!冇人能對抗天機蠱,除非你是地仙,可你隻是人仙!”

葉天冷笑:“給你三分鐘,說出煉化仙機蠱的辦法,不然每過十秒,我就切掉你一樣東西!”

說完他拿出了青銅短劍,放在了蠱師的左耳上。

蠱師道:“仙機蠱不可能煉化的,連我也隻是能夠與它溝通而已。”

劍光一閃,蠱師的一隻耳朵落地,鮮血直流。

他慘叫一聲:“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隻是,仙機蠱真的不能煉化!否則我早就把它煉化了,又豈會等到今天?”

“又過了十秒。”劍光再一閃,蠱師的右耳被切掉。

蠱師大叫:“我不知道,你殺了我,我還是不知道!”

葉天正要再挖他的眼睛,蠱師想到了什麼:“等一下!我身上,有煉化仙機蠱的辦法,它記錄在一個龜殼上,隻是上麵的文字我不認識。”

說著,他拿出一個巴掌大的龜殼交給葉天。

葉天掃了一眼,龜殼上記錄著上千個細小的文字,這種文字很古老,屬於仙文的變種,不過他依然可以認出來。

他迅速地把龜殼上的文字看了一遍,上麵記錄的果然是煉化仙機蠱的辦法,包括咒言,以及工具、心法。

咒言和心法都有,但上麵的工具令他很意外,所謂的工具正是他的麵具,以及那柄法杖。

這兩件東西,他都帶在身上,目前放在了山洞裡。他於是點暈了蠱師,然後回山洞戴上麵具,拿起法杖。

頓時,他看到了虛空中,出現無數魔神。根據龜殼上的文字記載,他找到了一尊雙頭魔神。

看到這尊魔神,他立刻念動咒言。霎時間,雙頭魔神便降下神秘的力量,落到了葉天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