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男青年笑道:“華姨,張前輩,我們辛苦尋找了一個多月,終於找到了青靈福地!”

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笑道:“咱們趕緊進去看看吧。”

就在這時,一樣東西從遠處飛來,落在地上之後,立刻爆炸,化作漫天的煙霧,瞬間就把幾人籠罩住。

“小心煙有毒!”中年男子驚呼。

那卓文書卻道:“張前輩,華姨,不必驚慌,隻是普通的煙霧而已。”

聽他這麼一說,幾人都放下心來。等煙霧散去,中年男子盯著拋來東西的方向,厲聲道:“什麼人躲躲藏藏,給老子出來!”

林子裡,走出兩個人來,一個黑臉漢子,一個黃臉漢子,都穿著夜行衣。

黑臉漢子聲音沙啞,他笑道:“幾位感覺如何?”

那中年男人重重一哼:“兩個鼠輩,你們跟蹤我們目的何在?”

黃臉漢子陰聲道:“姓張的,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惜,你們已經中了軟筋散,現在連隻狗都打不過。”

張姓男子立刻運功,這一運不要緊,感覺身體中空空如也,同時覺得腿軟筋麻,幾乎就要栽倒。

“你們是什麼人?想乾什麼?”他厲聲問。

黃臉漢子陰笑道:“這事,你們得問卓文書。”

那卓文書往後退開了幾步,與華姨和中年人幾個拉開了距離。看到他這樣,那年輕女子怒道:“卓文書,你勾結外人害我們!”

卓文書淡淡道:“朱欣柔,我卓文書也曾對你一往情深。可惜你瞧不上我,屢次拒絕我的追求。我已經想開了,既然你不答應,那我就用自己的辦法得到你。”

葉天此時才注意到,那年輕的女子容貌極美,身材更是頂級,這樣天生的尤物,難怪這個叫卓文書費儘心機也要得到她。

那黃臉男子“哈哈”一笑:“卓文書,這位美人你可以帶走了,剩下的事已經與你無關。”

卓文書打橫把朱欣柔抱在懷裡,“哈哈”笑道:“欣柔,今天,你要做我的女人!”

朱欣柔用力掙紮,可此時的她渾身無力,一切都是徒勞。

那女子,瞧著三十左右的樣子,容貌同樣美豔,隻是更顯成熟,她怒聲道:“卓文書,你敢動我女兒一根指頭,我華映秋一定會親手殺了你”

那黃臉漢子冷笑:“華映秋,都這個時候了,你就彆說大話了。嘖嘖,四十幾歲的人,居然保養的這麼好,不如我讓我睡一睡?”

華映秋雙眼如要噴出火來,厲聲道:“我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黃臉漢子陰陰一笑:“你就算做了鬼,也要怕我!”

說著,他走向華映秋,伸手摸她的臉。華映秋想抬手要推開他,卻冇有氣力。

那張姓男子臉色難看,道:“二位,如果你們隻是想找到青靈福地,那麼目的已經達到。我與二位素無仇怨,還請放我一馬。”

黃臉漢子道:“放了你?你實力這麼強,萬一以後報仇咱們怎麼辦?”

說完,他一掌打在了中年人頭頂,這一掌力量很重,中年男子頭一歪,氣絕身亡。

遠處的葉天眉頭皺起,這兩個人也太凶惡了,他當即拿了塊布蒙在臉上,身形幾個縱躍,就落在了這群人的身後。

感覺到身後有人,那卓文書吃了一驚,問道:“什麼人?”

葉天淡淡道:“路過的。你們的所做所為,太過分了,我看不過。”

黑臉漢子重重一哼:“朋友,飯可以多吃,閒事莫要多管。你看清楚了,你一個,我們是三個人!”

葉天:“這閒事,我管定了。”

卓文書把懷裡的朱欣柔放下,他冷笑一聲:“你既然不知死活,就讓你嚐嚐武當劍術!”

“嗆啷”一聲響,他從腰間抽出一柄軟劍。月光下,劍光如水,似蛇一樣扭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