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他才繼續往下走。下來最後一道階梯,他的雙腳踏足地麵時,感覺土壤是沙質的,比較鬆軟。

不遠處,生長著一株怪樹,樹葉有巴掌大小,淡藍色的葉子,葉片很厚實,類似於多肉植物的葉。樹上結了許多果子,多數都成熟後掉落了,如今就還兩串掛在上麵。兩串果實類似於葡萄,白玉一樣的顏色,湊近了一聞,還有淡淡的清香。

猴子饞得直流口水,抓耳撓腮,想要摘下來吃。

葉天看著好笑,他摘下一串,先摘了一枚嚐了嚐,口味清甜酸爽,極好吃。而且,果實中有兩種對人體有益的藥力,吃了對身體有好處。

隨後,他便把另一串也摘了,和猴子各一串,邊吃邊往前走。

路上的植物很多,地上也生長著顏色各異的,會發光的草。

走了幾十米,葉天突然站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不遠處一塊石頭。石頭是紫紅色的,上麵蹲坐著一隻巴掌大的螳螂,它的保護色也是紫紅色,完美地融入到了環境之中,導致天敵很難第一時間發現它的存在。

葉天之所以警惕,是因為這隻螳螂很特彆,它的兩隻大刀一側的刃口,散發出紫色的晶光,異常鋒利。而且,螳螂的後腿非常強健有力,它絕不是外麵的普通螳螂可比!

葉天不動,猴子也不動,一人一猴都盯著那隻巴掌大的螳螂看。

站了足足三分鐘,旁邊有個東西突然動了。這是一隻青色的蛇,兩指來粗,它盤繞在一株深綠色的樹上,偽裝成了一根樹枝。如果不是它動了起來,猴子甚至都不可能發現它的存在。

這隻蛇順著樹枝,向那塊岩石靠近。當它與岩石的距離,隻還剩下半米時,後尾突然一彈,它就閃電般撲向那隻螳螂。

“咻!”

寒芒一閃,青蛇剛一靠近,螳螂的大刀就動了,它的速度快到了極致,葉天的眼睛幾乎無法看到。

一顆蛇頭,掉落在地麵,蛇頭上有五道刀痕,每一個都足以殺死青蛇。蛇頭冇有了,可蛇的身子還在扭動。這隻大螳螂立刻跳過去,雙刀揮動,很快就把青蛇斬成了十幾段,然後進食它的血肉。

那隻猴子早就嚇傻了,猴毛都豎了起來。剛纔它要是貿然靠近,最少也要被螳螂砍掉幾根手指。

螳螂進食之後,葉天便從旁邊繞了過去,以免驚動這位獵殺者。

離開螳螂的地盤大概一百米,葉天又站住了,他微微皺眉,眼睛盯著前方的一塊沙地。這塊沙地,是墨綠色的,隔著老遠,他就聞到一股毒氣的味道。

他這一站,就是半個小時,一動都不動。

終於,一隻西瓜大的蛙從旁邊經過,那墨綠色的沙地裡,突然噴出來一片沙子,打在了巨蛙的身上。這沙子的速度比子彈都快,巨蛙一下被打成了篩子,當場死亡。更加可怕的是,飛濺的沙子有劇毒,沾到血就會斃命!

直到此時,葉天才探明那東西是怎麼捕獵的。他從旁邊拿起一塊石頭,全力朝著噴沙的位置砸去。

“噗!”

這一下,用上了內勁,地麵都微微顫抖了一下,直接就把沙子下麵的生物給震暈了。

葉天飛步過去,用青銅短劍挖開沙子,然後就看到一隻像兔子大小的東西,隻是它冇有腿,也冇有耳朵,身體表麵是一層細鱗。此時,它已經被震暈,眼睛瞪得很大。

觀察了一會,葉天發現這東西的嘴裡有一個毒囊。它吞下一些沙子,用毒液浸泡,然後高速將之噴出。

“這東西的殺傷力,不是一般的強。”他於是把這東西抓在手裡,控製住它的腦袋,同時在地上抓了幾把沙子,放進了一個袋子裡,讓猴子提著。

他晃了幾下,這噴沙的生物就醒了,立刻拉倒掙紮。可它的力量,怎麼能和葉天相比,很快就掙紮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