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天站住了,道:“一個億吧,你要賣我就收了。你不賣,咱們後會有期。”

蘇文強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他哪裡知道,葉天之前開的價已經往最高了開,就是不想占蘇家人的便宜。

不過,這東西之前的心理價位也就幾十上百萬,現在葉天肯出一個億,蘇文強也能接受,他猶豫了一會,說:“那好吧,一個億,我把它讓給葉先生。”

葉天接過青銅箱子,道:“錢,我會圍到蘇妍提供的賬戶,告辭了。”

到了停車場,葉天發現蘇妍正站在他的車子旁邊,他很意外:“蘇妍,你怎麼在這裡?”

蘇妍臉色蒼白,道:“我有些話要和你說。”

葉天道:“上車吧。”

車子駛出車庫,蘇妍輕輕一歎,說:“我肚子裡孩子的父親,的確不是你。”

葉天:“我知道。”

蘇妍:“孩子的父親,是一位地仙後人,我們隻見過兩麵。父親為了讓我能夠得到地仙的血脈,就讓我……”

“那之後,我就懷了他的孩子。”

葉天沉默了片刻:“那晚,我們之間什麼都冇發生過是嗎?”

蘇妍輕輕點頭:“我們之間,的確冇有什麼,不過……”

林紫怡皺眉:“不過什麼?”

蘇妍:“那天的確有個女的和你在一起,她是我們學校的校花,長得比我還漂亮。”

林紫怡怒道:“蘇妍,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蘇妍抹淚道:“我隻是想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因為我覺得葉天一定有光明的前途。”

林紫怡冷笑:“所以你讓彆的女孩獻身?好憑此拴住他?”

蘇妍低下頭:“我知道我做錯了。”

葉天:“那個女兒是自願的,還是受你脅迫?”

“當然是自願的。她那天也在現場,之前還看到過你。”

林紫怡:“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蘇妍歎了口氣:“她是個怪胎,雖然長得美,可是不喜歡與人交往,更不喜歡男生。有一天,她突然說想生個孩子,需要找一個優質的男人,這樣生出的孩子才聰明優秀。所以,我就蒐集了葉天的資訊給她,她看後很滿意,然後我就安排了機會。”

葉天心情複雜,自己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被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借了“種”,找誰說理去?

林紫怡冷笑:“蘇妍,你的心機可真深沉!”

蘇妍:“我錯了,我真誠的向你們道歉!”

林紫怡:“把那個女生的線索給我。”

蘇妍拿出一個信封,道:“都在上麵。”

林紫怡接過信封,冷冷道:“你可以下車了。”

蘇妍還想說什麼,可是看到葉天和林紫怡冰冷的麵容,便閉上了嘴,默默地下一囝。

車子繼續開動,林紫怡氣得把信封砸了一下車窗,道:“世上還有這樣的人!”

然後她問葉天:“你那天昏迷的時候,就冇感覺?”

葉天無奈地說:“有,但我剛吸收了仙力,處於潛意識狀態,所以就像做了一個夢。”

林紫怡“哼”了一聲,從信封裡拿出一張照片,上麵寫著姓名地址,學校班級,甚至還有各種聯絡方式。

看了一眼,林紫怡就愣住了:“果然生得很漂亮,比蘇妍的氣質好多了。”

葉天要看,她把照片轉過來,道:“你還是彆看了,這件事我處理。”

葉天:“紫怡,我看不用打擾她了,這事就過去了。”

林紫怡“哼”了一聲:“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