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天想了想,說:“化境宗師,可以理解為體質遠超普通人,能與虎豹力搏的強壯人士,他們擁有高超的格鬥技巧,能夠一擊致命;他們擁有驚人的速度,動如閃電。”

顏立誌:“那麼,化境宗師身體裡的真氣,與中醫的氣一樣嗎?”

葉天笑道:“說它是‘真氣’,其實是一種形象的比喻,真氣其實不是‘氣’,而是身體與精神綜合作用產生的效果。”

他伸出右手,淩空一拍,一道無形的勁力擊中空氣,發出雷鳴之音。

“這一擊,肌肉、骨骼、精神完美配合,所以能打出讓普通人覺得神乎其技的效果。”

顏立誌:“我聽他們說,宗師槍都打不死?”

葉天搖頭:“那要看怎麼打。如果幾十米外,用機槍掃射,什麼宗師也要被打成篩子。但如果距離足夠近,將很難擊中宗師。宗師十分警覺,哪怕是狙擊手對他產生敵意,他也會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然後躲避危險。”

冇多久,李元虎打來電話,說他們的人到了,葉天道:“我在上書房,你們上來吧。”

不一會,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其中一個腳步聲十分沉穩,每一下都令樓層微微一震。

門推開,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首先走進來,他的手掌潔白如玉,五指長度幾乎相同,冇有指甲。他穿著灰色的緊身衣,眸光灼灼,令人不敢逼視。

隨後李元虎走進來,他刻意與中年男人保持距離,快步來到葉天麵前,躬著身,低聲道:“葉宗師,這位就是張冠青,張宗師。”

張冠青打量著葉天,淡淡道:“我聽李元虎說,閣下要替他出頭?”

葉天笑道:“出頭談不上,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何必把事情做得這麼絕呢?”

張冠青冷笑,正要說幾句狠話,突然就被一股神念鎖定,他渾身一僵,臉上逐漸出現驚懼的神色。

他微微塌肩,幾步來到葉天麵前,雙手長長一揖:“張冠青,參見武王!”

武王?李元虎渾身一震,吃驚地看向葉天。

葉天淡淡道:“張宗師,請坐。”

張冠青怎麼敢坐,他連忙道:“在下站著就好。”

葉天笑道:“李元虎是我朋友,我知道他打傷了你的義子。但事出有因,你的義子出千在先,元虎也隻是依江湖的規矩辦事。”

張冠青立刻道:“您所言極是,回去我一定狠狠責罰那混小子。”

葉天:“但李元虎畢竟打傷了人,醫藥費,我們還是要賠的。”

他看向李元虎,後者連忙躬身。

葉天道:“元虎,你出五十萬,作為賠償。”

李元虎立刻道:“是,我出五十萬賠償傷者。”

他又看向張冠青:“張宗師,你覺得呢?”

張冠青道:“賠錢就不必了,大家不打不相識,我以後與李兄就是朋友了。”

葉天:“一碼歸一碼,錢還是要賠的。”

張冠青擦了把冷汗:“那……那就賠五萬好了。”

隨同張冠青來的人,無不麵麵相覷,張宗師向來囂張霸道,一言不合就動手,打死打傷過許多江湖狠人,今天怎麼變得如此客氣了?

李元虎和張冠青客客氣氣,最終商量賠十萬了事,兩個人甚至當麵結拜為異姓兄弟。

這一幕,把林紫怡也看呆了,宗師這麼好說話嗎?

很快,張冠青就告辭了,他麵對著葉天,慢慢退到樓梯,這才轉身下樓。

出了禦膳房,張冠青的大弟子忍不住說:“師父為什麼對他這麼客氣?”

張冠青站住了,他長吐了口氣,說:“你耳朵聾了,冇聽見我稱他‘武王’?”

那人道:“徒兒當然聽到了,可他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武王!”

張冠青歎息一聲:“這纔是讓人生畏的地方。他如此年輕便是武王,你說再過三年,五年,十年,他會有什麼樣的成就?”

這名弟子渾身一顫,喃喃道:“師父,您是說,他會成為人仙?”

張冠青目光迷離:“人仙啊!他若走到那一步,就是武學皇帝,人中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