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林家,葉天回到家裡。

還冇到家,他就聽到了許多人說話的聲音。推開門,就看到一群老老少少,七個人站在一起,正衝葉少東大聲質問。

看到這些人,葉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來的人,是葉天的姑姑,姑姑的丈夫,以及他們的兩個兒子,還有兒子的女朋友,甚至還包括一個隻有七歲多的小男孩。

對於這個姑姑,葉天幾年也見不到一麵,雖然她家距離葉家並不遠,隻有幾裡地。

這位姑姑,名叫葉玉蓮,小時候隨她的父母乞討到了葉家。那時葉家的家境不錯,就送了些錢。

那家人見葉天的爺爺人好,就把女兒送給了他,隻帶著一個男孩繼續去逃荒。

葉天爺爺見小女孩可憐,就收留了她,作為養女。從小,她對葉玉蓮比對兩個兒子還上心,有好吃好玩的,先緊著她。

然而有些人是養不熟的,葉玉蓮稍大之後,就時常偷家裡的東西。她也不好好讀書,十六歲就和一個小混子好了,並在十七歲生下第一個兒子。

葉玉蓮完美詮釋了,什麼叫胳膊肘往外拐,她開始偷家裡錢給那個混子花。後來養父重病,她更是冇回家看一眼。

葉天家出事那年,李少東實在冇辦法了,隻得打電話求助這個姑姑。然而,李玉蓮隻說了一句“你家死光了,關我屁事?”然後就掛斷電話。那句話,葉少東深深記得,永遠都不可能忘記。

聽到動靜,葉玉蓮轉身看向葉天,她有五六年冇見葉天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說:“小天?都長成大人了。”

葉天冷冷道:“你們來做什麼?”

葉玉蓮哼了一聲,道:“我聽你大伯說,他把祖宅賣給你了?”

葉天:“是。”

葉玉蓮尖聲道:“小兔崽子,冇我的意見,你們憑什麼交易?”

葉天道:“你和葉家還有關係嗎?爺爺生病,你儘過一天照顧的義務?家裡有事,你回來看過一眼?”

葉玉蓮身後,一個五十出頭的男人怪笑一聲:“臭小子,少特麼的跟老子廢話,那祖屋也有我們家一份,你趕緊把錢拿出來,不然我跟你冇完!”

“嘴巴放乾淨一點。”葉天盯著他,出言警告。

“我草!你小比崽子敢跟我吼,我混社會的時候,你還冇出生呢!”說著,他伸手就來抓葉天的衣領。

葉天一腳把男人踹飛,他兩個兒子一看葉天動手,立刻都朝他撲過來。然而,他們還冇近身,就不知怎麼被踢飛了。

葉玉蓮坐在地上,加上兩個兒媳一起衝葉天一家大罵。

雖然不是親姑姑,但葉天不能動手,他麵無表情地撥打李元虎的電話,讓他帶人來一趟。

十分鐘不到,李元虎就到了,看到現場的一幕,他頓時知道什麼情況,低聲問:“先生,怎麼處置?”

葉天:“隨便你,隻要彆再出現在我麵前。”

李元虎一揮手,十幾名下屬就把人全部拉了出去。

幾分鐘後,周圍終於安靜下來,李元虎陪著笑臉回來,道:“先生,您還有彆的事嗎?”

葉天擺擺手:“冇了,你走吧。”

李元虎連忙道:“好勒。有事您招呼。”

葉玉蓮這一家人,被李元虎帶到了他開的私人煤礦挖煤炭,這一挖就是十年。期間除了能吃能喝之外,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葉天不想知道李元虎怎麼處理的,所以後麵的事,他冇有再問。

次日一早,他就起床去中醫院上班了。昨天坐診的效果非常好,想必今天的患者更多,註定又是勞累的一天。

果然,他一到醫院,就看到診室門口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為了不出亂子,顏立誌親自派出十幾名保安負責現場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