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天下班後,已是晚上七點半。此時所有的醫生早就下班了,隻有夜班醫生還在值班。

葉天很疲憊,但他的內心卻很高興。他雖在監獄中努力學醫,醫術也相當不錯,但缺少大量的實踐。

醫學,就是一門實踐的學科,理論再好,若是冇有經過大量的實踐和運用,終究是紙上談兵。

這兩天的經曆,讓葉天對於兒科一些複雜的病症,有了更為深入地瞭解,一些疑惑也終於解開。

短短兩天的時間,他治療的患兒近千餘人,比他在監獄中治療過的兒童還要多。

“在兒科待一個月,然後再去婦科。”他心忖,“這所有的科室,都要待上一個月,圓滿我的醫術。”

下班時,林紫怡來醫院接葉天。她下班比較早,得知葉天還在醫院工作,知道他很辛苦,就開車來接他。

林紫怡作為銷售總監,公司給她配了一輛百萬級的豪車,還有一名叫羅軍的司機。

羅軍三十歲左右,退役偵察兵,為人可靠,駕駛技術很好。車子是四座的商務車,後排隻有兩個座位,空間寬大,屬於舒適度很好的航空座椅,配有自動按摩的裝置。

葉天太累了,整個人陷入座位內,眼睛半閉著。林紫怡拿出桔子剝給他吃,一瓣一瓣喂到他嘴裡。

吃了兩個桔子,葉天睜開眼,說:“紫怡,工作順利嗎?”

林紫怡:“嗯,一切順利。但一款新產品想要打開市場,難度還是很大的,除了口碑的積累,前期的宣傳也非常重要。現在,我們還處於前期宣傳階段,投入了很多的錢砸廣告。”

葉天:“這個得慢慢來,不必過於著急。一旦它的效果顯現,消費者會搶著買。”

車子開了一段,葉天讓司機開往胡大勇的家裡。林紫怡問了胡大勇的情況,她皺眉道:“對孩子下手,那人太可恨了。”

葉天:“是啊,所以這件事雖然有違江湖的規矩,但我必須出手。”

林紫怡:“天哥,那個人會出現嗎?”

葉天道:“要維持這孩子的症狀,每隔一段時間就得施展一次手段,所以他一定會出現。”

林紫怡是聰明的女人,她道:“這麼說,那個人是故意這樣做,好讓胡大勇夫婦痛苦。”

葉天點頭:“此人這麼做,要麼是和胡大勇有深仇大恨,要麼是有彆的目的。”

半小時後,車子行駛到一個高階小區,聯絡完胡大勇,車子便直接開了進去,停在了一棟單元樓前的地上車位。

此時的天早就黑了,胡大勇站在門口眼巴巴等著,見葉天下車,他連忙上前迎接:“葉神醫,辛苦您跑一趟。”

葉天:“去你家。”

跟著胡大勇上了電梯,來到位於九樓的一戶房子。房子是五室三廳的大平層,兩百五六十平方米,裝修非常豪華。

此時,胡大勇的老婆正抱著孩子,在客廳坐著,此時孩子正在哭。

葉天洗了手,當即接過孩子,將他放在沙發上,雙手按了幾下,孩子就不哭了。這小傢夥最近睡不好,疼痛感一旦消失,立刻就沉沉睡去。

胡大勇夫婦不由大喜,孩子好了?

葉天把孩子交給胡大勇的老婆,沉聲問:“胡大勇,想救你的孩子嗎?”

胡大勇心頭一緊,他撲通一聲跪下:“葉神醫,我當然想救。”

葉天盯著他:“想救你的孩子,就不要隱瞞我。對付你的人,手段不算特彆高明,但是心思歹毒,他想要拖死你和孩子,讓你崩潰。你一想,什麼人會這麼恨你?”

胡大勇臉色煞白,拖死自己?他一生雖然行事霸道,但做人的底線還是有的,冇乾過多麼罪大惡極的事,能得罪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