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胤和海彤全文免費閱讀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是一本已完結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講述了:戰胤違心地說了些好聽的話來安慰海彤。他雖高高在上,卻知道人才招聘的要求越來越高,大姨姐與社會脫節三年多,哪怕以往有經驗,現在卻是生疏的了,怕是不好找工作。“你在上班吧?你先忙,我掛電話了。”戰胤嗯了一聲,等著海彤掛電話。...

戰胤違心地說了些好聽的話來安慰海彤。

他雖高高在上,卻知道人才招聘的要求越來越高,大姨姐與社會脫節三年多,哪怕以往有經驗,現在卻是生疏的了,怕是不好找工作。

“你在上班吧?你先忙,我掛電話了。”

戰胤嗯了一聲,等著海彤掛電話。

夫妻倆結束通話後,海彤又打電話給姐姐,跟姐姐好好地計劃著未來,一直聊到姐姐說要做飯了,海彤才結束通話,手機都快冇電了,她拿出充電器,給手機充電。

臨近中午時,戰胤打電話給莞城大酒店的經理,吩咐經理幫他準備兩份午餐,他還點了幾道菜,然後安排人送到莞城中學門口的新華書店。

那是給海彤準備的午餐,考慮到店裡還有沈曉君,兩個女孩子是好閨蜜,戰胤便一併給沈曉君也送一份午餐,順道的討好了沈小姐,說不定沈小姐會經常在海彤麵前說他的好話呢。

經理接到戰胤的電話安排,很詫異,卻不敢說什麼,照做便是。

於是,中午忙完後的海彤,便收到了來自她家男人的愛心投喂。

莞城大酒店的經理親自開車把兩份午餐送到書店裡的,他到達書店的時候,書店裡還有些學生在翻閱學習資料,海彤拿起手機正想打電話叫外賣。

看到經理提著一隻籃子進來,她和沈曉君都愣愣地看著。

“請問,哪位是海彤小姐?”

經理禮貌地問道。

他的視線落在海彤身上,不知道為何,他有一種預感,眼前這個女孩子就是海彤小姐。

“我是,請問你是?”

海彤答道,又反問對方的身份,因為她不認識對方。

經理先把那隻大籃子放在了收銀台上,還順手把有點亂的收銀台收拾乾淨,然後從籃子裡拿出打包好的一份份菜,擺在了收銀台上,最後拿出來的還有兩份切好的水果拚盤,屬於酒店贈送給客人的飯後果。

經理不知道海彤小姐是什麼身份,隻知道這是他們戰總在乎的人,否則戰總不會親自打電話給他,故而送來的兩份水果拚盤都是用了最貴的,最好的水果。

海彤和曉君看得一頭霧水,她們都還冇有叫外賣,怎麼就有外賣送上門了,這飯菜瞧著還很豐富,還有飯後果送過來,主要是送外賣的冇有穿著送外賣的衣服,讓她們也不知道這是哪家送外賣的。

“海小姐,我是莞城大酒店的經理,不久前,我接到了一位戰先生的電話,是他吩咐我給海小姐送來兩份午餐的,戰先生已經支付了餐費,海小姐請慢用,要是覺得我們酒店的飯菜好吃,記得給個五星好評。”

原來是戰胤讓酒店送過來的。

竟然還是酒店經理親自送過來。

沈曉君偏頭看著好友,臉上有了點笑意,眼神裡卻有著點點羨慕。

戰先生可真是體貼呀。

對好友也是越來越好。

指不定過些時日,夫妻倆就成了真正的夫妻,過著恩恩愛愛的幸福日子。

海彤回過神來,忙向經理道謝,親自送經理出店外,看著經理上了車,開著車走了,她才轉身回到店裡。

有兩份,不用問也知道有一份是沈曉君的。

海彤回到店裡時,沈曉君已經洗好手在收銀台前坐下,見好友進來,她笑著招呼:“快來吃,莞城大酒店那可是號稱七星級的酒店,上次咱們去那裡參加宴會,嘗過了宴會上的美食,回家後,我都還在回味呢。”

“我算是沾了你的福。”

沈曉君把一雙筷子塞到海彤的手裡,笑著誇讚戰胤:“再想不到戰先生會這麼體貼,幫你買好午餐,讓人送過來,他肯定是看到過你吃外賣,心疼你呢。”

“海彤,戰先生還是有很多可取之處的,雖說他也防著你,還跟你簽了半年協議,相處時間長了,說不定他就會主動銷燬協議,要與你做一對真正的長久夫妻呢,你可得好好地考慮考慮。”

海彤失笑地道:“不過是請你吃一餐飯,你就成了他的說客了,我和他相處得還可以,目前來看,我們都還冇有更進一步的意思。”

“我豈是一頓飯就能收買的,再說了,你纔是我的好閨蜜,不管發生什麼事,任何情況下,我都站在你這一邊的。有你姐夫作對比,你敢說戰先生不好?”

兩個人一邊吃一邊討論著男人的好壞。

“我姐夫以前對我姐也是很好的呀,是陽陽出生後,他對我姐才漸漸不好的。”

人都是善變的。

她和戰胤做夫妻也才一個月,能熟到哪裡去?她對戰胤依舊有諸多不瞭解,他們都還冇有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展露在對方麵前。

“我覺得戰先生不是你姐夫那樣的人,戰先生嚴肅,冷漠,卻又風度極好,這樣的男人,一旦拿下來了,你這輩子呀都彆想離開他的身邊,他絕對會寵你上天的,成為寵妻狂魔。”

海彤笑笑,不說話。

不過,戰胤給她送來了豐盛又美味的午餐,她還是很開心的,在開吃之前,就拍了一張相片,然後發到朋友圈,並配上文字:來自老公的投喂。

考慮到她和戰胤幾乎是處於隱婚狀態的,那些還不知道她已婚的微信好友,她便屏了,不讓他們看到她發的這一條朋友圈動態。

飯後,也送走了最後幾位學生,海彤便打電話給戰胤。

戰胤恰好就在莞城大酒店,他中午有飯局,請了幾位客戶吃飯,藉著吃飯之機談協了生意上的事情。

忽地接到了海彤打來的電話,戰胤歉意地對幾位老總說道:“我接個電話。”

“戰總請便。”

幾位老總笑著示意戰胤請便。

與戰氏集團的生意談妥了,幾位老總心情也是大好,席上邊吃邊聊著天,在戰胤起身出去接電話後,其中有一位老總問著陪同的蘇南,“戰總今天穿的衣服,似乎和往常的不同。”

細心的人,連戰胤的衣服換了牌子都能留意到。

蘇南笑道:“明總好眼光,戰總今天穿的衣服,的確是與往不同,那是他,嗯,是他有點興趣的女孩子送給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