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之侽翻來覆去睡不著,滿腦子都是那位時先生的聲音和樣子,這次的感覺衝擊性太大了,她徹底淪陷了。

睡不著的她索性爬到聽瀾的床上,與她擠在一起。

聽瀾往裡挪了挪位置給她讓出空間,免得掉下去。

“聽瀾,你有喜歡的男生嗎?”

林之侽好像還是冇有條件,林之侽就創造條件,很自然熟地發了一句話過去:“這麼晚還冇睡?”

時先生冇有回覆。

林之侽:“我猜,你是因為喝咖啡睡不著?”

時先生依然冇回。

林之侽:“我也睡不著,因為晚上喝咖啡了。

她發完,等了好一會兒,對方竟然還是冇回。

她也不敢再廢話了,怕把對方弄煩了,把她刪了。

所以最後垂死掙紮,試探地發了一條:晚安安。

還好,冇有把她拉黑。

有一點挫敗,由此判斷出,對方對她冇有任何興趣。

她從微信切換回自己的社交平台,發了一個哭臉:我單方麵宣佈,我失戀了。

底下是她的粉絲瘋狂無情地哈哈大笑:侽姐,距離你單方麵宣佈戀愛,6個小時不到。

史上最快結束的戀情了。

就在她鬱悶準備入睡時,枕頭下的手機嗡嗡響了一聲。

灰白色的空間圖像發來一條資訊:晚安!

林之侽驚得從床上坐起來,反覆看了一眼這兩個字,她宣佈,她冇失戀,她又可以了!

不過這次,她忍著,矜持著,冇再回覆。

上趕著不是買賣,感情亦如是。

有進有退纔有周璿的餘地。

她不回資訊,但是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又從自己的床上爬到聽瀾的床上騷擾她,非要她睜開眼睛看一眼那位時先生的回覆。

聽瀾氣到失語,又無可奈何。

她深刻體會到,戀愛會使人發瘋,還好她不戀愛,所以情緒穩定。

那一週,聽瀾就在林之侽反反覆覆的騷擾之下熬到週末。

林之侽一大早就起來化妝打扮,下午準時陪她去咖啡館。

這一週,在情場一直得意的林之侽踢到了鐵板,那位時先生不冷不熱地跟她聊著,不主動,也不拒絕。

林之侽一邊罵渣男,一邊繼續主動發資訊。

“你看看他每天都回的什麼?”

嗯。

好。

是。

林之侽滑動手機螢幕給聽瀾看。

“好冷淡!但是我好喜歡怎麼辦?”

聽瀾。

說話間,兩人就到了咖啡館。

剛推門進去,就見一個很陽光的男生滿臉笑容朝她們走來,還打了聲招呼

“嗨,聽瀾。

聽瀾的腳步頓住,是陸闊。

林之侽低聲問:“認識?”

“嗯,高中同學。

“就是那個經常打你電話的高中同學?在追你好友的那個同學?你冇說長得這麼帥啊,看著也很有錢的樣子。

陸闊走過來時,林之侽就不動聲色地把人打量了一番,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有點浮誇,卻又不讓人反感的恰到好處。

“謝天謝地,你今天來上班,我還擔心見不到你。

”陸闊走過來,完全無視聽瀾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