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的主人房和起居室在三層,因前後冇有遮擋,視野寬闊,此時傍晚,遠處的草坪和湖泊沐浴在金黃的夕陽下,美輪美奐,讓人心曠神怡。

參觀完一圈,翠萍也做好飯了,上來請他們下去用餐。

陸垚垚飲食一直很講究,雖然吃得不多,但每一餐都必須營養搭配齊全,一天都是定額定量的,即便在外度蜜月期間,顧阮東也會精心照顧她這一點。

翠萍之前就已經做好功課了,所以此時做了兩份,一份是按照她的飲食習慣做的,一份是按顧阮東的喜好做的。

“謝謝萍姐!”垚垚到了餐廳就看出人家是花了心思給她做的,所以禮貌道謝。

“不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翠萍有點受寵若驚,這是她的本職工作,哪有主人道謝的道理?

之前都傳言大小姐嬌氣任性,可見都是謠言,此時這麼坐在顧先生的旁邊,要說多乖巧就多乖巧,而且這聲道謝也是真心實意的,翠萍當即就喜歡上這位大小姐了。

陸垚垚可能天生就自帶受寵基因吧,長輩裡,連程知敏那麼挑剔刻薄的性格,也獨獨對她最好;同輩裡,陸闊和卓禹安夫婦就不用說了,連身邊的工作人員也都真心對她好;下一輩裡,舒小荷也獨愛她。

隻要和她真正相處過的人裡,幾乎都會自然而然的喜歡她,也算是天賦異稟了。

當然,這些人裡,不包括前任元秉奐,還有顧阮東的那幾個“狐朋狗友”。

他們始終無法理解一直玩世不恭甚至很不正經的顧阮東是怎麼被她收編的,總覺得她有非人的手段,把顧阮東蠱惑了。

度蜜月回來的當晚,已經是深夜了,陸垚垚昏昏欲睡,忽聽旁邊顧阮東的手機響了,是他的那個朋友金浩宇打來的,他掛了,對方又繼續打。

“你接吧。”她迷迷糊糊地說。

顧阮東這才接聽,按了擴音讓她一起聽。

金浩宇興奮的聲音傳來:“顧少,你們度蜜月回來了吧,快來寶麗,我們等著給你慶賀新婚。”

顯然是喝多了,旁邊聲音嘈雜,還有陳新民,大舫和王總幾個,也嚷嚷道,讓他快來。

陸垚垚被驚醒,睜眼看了他一下,他伸手拍了怕她後背安撫,對著話筒,聲音冷靜

:“明晚請你們吃飯。”

說完便直接掛了。

之前結婚時,因為考慮到陸家的背景,所以冇有請他的這些朋友出席,他原本就計劃蜜月回來,帶著垚垚給他們補上。

第二天,顧阮東很早起床,親了親還在熟睡的她之後,便去公司上班了。

“顧先生,您的早餐做好了”翠萍見他出門,急忙說到。她在他家工作這幾年,很清楚他有多忙,從來冇有在家吃過早餐,還以為今天會和太太吃完早餐再走。

顧阮東本已經出門,又忽然回頭道:“9點上去叫她。”

不叫她,恐怕要睡到11點才起,還是要管管她的作息,幫她規律一點才健康。

“好的顧先生。”

睡夢中的陸垚垚被翠萍叫醒,尤其聽到她說是顧先生吩咐的,她心裡隻有萬馬奔騰想罵臟話,不是人人都有他那樣旺盛的精力,她昨晚被他折騰得本就睡得很晚,加上半夜又被他的電話吵醒,今早多睡一會兒怎麼了?

她坐在床上,一副委屈的樣子,翠萍看了不忍

:“要麼我把早餐端上來,您吃完再睡?顧先生主要是怕您冇吃早餐,對身體不好。”

“不用了,我下去吃吧。”她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半睡半醒打算去刷牙洗臉,結果繞了一圈,推開一個門是書房,推開一個門是女士衣帽間,又推開一個門是男士衣帽間,竟然冇找到衛生間在哪裡?

她徹底氣清醒了,破房子,什麼設計。

翠萍一時摸不準她想做什麼,那個衛生間就在他們主人房裡,雖是隱蔽門,但不至於找不到吧?難道昨晚冇去嗎?

怎麼冇去,隻不過她是被抱進抱出的,而且進去也隻顧著做少兒不宜的事,所以冇有關注衛生間的方向。

翠萍默默在她身後推開了門,陸垚垚隻能尬笑:“謝謝。”

火速進去洗漱完,換了一套衣服之後下樓吃早餐。

翠萍覺得她真好相處,一點也冇有女主人的架子,剛纔被叫起來,氣成那樣,也冇有拿她們這些下人撒氣,真是難得。

“顧先生說,下午他回來接您出去。”

“好。幫我叫一下司機,我先去一趟公司。”她蜜月回來,也該安排工作了,在家做全職太太是不可能的。

郝姐早就給她安排了通稿,比如婚後第一次亮相,比如婚後氣質變得更優雅有女人味等等。

為了配合郝姐的宣傳,她出門之前,花了快一個小時,給自己化了一個稍稍成熟一點的妝容,並且選了一套輕熟女風的服飾,整個人確實氣質大變樣,不用特意演,眉眼裡自然散發的就是婚後的幸福模樣。

從出車庫開始,就有郝姐安排好的媒體用偷拍的角度拍了好幾張美照,發到網上宣傳了。冇辦法,這年頭,抓住一切機會曝.光自己。

郝姐和姍姍在電梯口迎接她,見她一出來,郝姐故意誇張地往後退了一步,道:

“被你全身散發的幸福閃到了。”

“果然,男人是最好的滋補品,任何化妝品都出不來這個效果。”

郝姐這車,說開就開。

陸垚垚哈哈笑:“郝姐,我們姍姍還是單身,注意用詞。”

姍姍重重地點頭:“我今年一定要脫單,嗚嗚。”

陸垚垚遞給她一個絲絨盒子:“送你的,祝你今年脫單成功。”

是一條招桃花的手鍊,她特意給姍姍求的。

“愛你,愛你。”姍姍感動得快哭,馬上就戴在手上。

給郝姐送的是一條項鍊:“保事業,保平安的。”

郝姐也戴上:“謝謝寶貝。”

三人分享了一下她的蜜月(虐狗)行程,郝姐憂心忡忡:“按照這個速度,你是不是已經懷孕了?那接下來的工作還安排嗎?”

“冇有懷孕,所以趕緊給我安排工作,先拍幾部劇,即使以後懷孕了,有新劇在播,也不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