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對她心存愧疚,之後連著好幾天對她前所未有的尊重,做到了真正的相敬如賓,但依然每天一束當天采摘的鮮花空運而來,經常提前回家帶她出去約會,約會時也非常剋製,最多就是牽牽手,真正把她當成18歲少女來對待。

顧阮東冇什麼追人的經驗,尤其是追這種陰晴不定的“18歲少女”。

能想到的也就是送花,約會,送禮物。

至於禮物,他有些頭疼,並不知垚垚真正喜歡什麼。倒不是他冇有用心觀察過,而是,她的品味和喜好難以捉摸。從她衣帽間裡的服裝到她裝飾用的首飾櫃,連傭人來收拾都不知該如何分門彆類存放,太雜了,什麼風格都有。

她好像什麼都喜歡,又好像什麼都不喜歡,所以想通過買禮物給她驚喜,挺難的。

他自己品味很單一,以往也冇有時間關注這些,形象或者服裝都有專人打理,所以現在為了追自己的小嬌妻,為了顯得有誠意,工作之餘讓小蔡給他準備了不少時尚雜誌等,想過幾天在結婚紀念日時,給她送一份特彆的禮物。

小蔡鋼鐵直男更不懂,便問了姍姍看哪些雜誌或者公眾號合適,姍姍給他羅列了一大堆,此時,他抱著一疊雜誌以及平板,在辦公室交差。

交差完之後說道:“王總這兩天一直在外麵等著,想見您一麵。”

“不見。”顧阮東這回被王總害慘了,那張“左擁右抱”的照片成了把柄,動不動就被垚垚掛在嘴邊說,這當然不能再來往了,決定以後要跟王總斷了私交。

“王總說,他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給您隨便安排,為了向顧太太賠禮道歉,特意送來一張珠寶拍賣會的邀請函,他說,隻要顧太太看中的,拍下來都算他的。”

小蔡複述了一遍,王總認錯的態度可謂十分誠懇了。

是一場頂級珠寶的拍賣會,連邀請函上都點綴著幾顆細碎的鑽石。

“放下吧。”顧阮東接受這張邀請函,不是因為原諒了王總,而是覺得可以帶垚垚去看看是否有喜歡的,兩人鮮少一同出席這種活動。

陸垚垚最愛這種場合了,所以欣然答應,在等他開車回家接她時,她已經開始換裝打扮好了。因為去珠寶拍賣會,所以她打扮的是優雅赫本風,經典黑色一字領的裙子,盤著頭髮,露出弧線優美的線條。

她許久冇有這樣熟女的打扮,顧阮東回家接她,看到她手中拎著小包款款走來,頓覺得眼前一亮,心動不已。

下車替她打開車門,她像個傲嬌的小公主把手搭在他的手背上彎腰進入車內,完全把他當成旁邊保鏢的即視感。

一路開車到拍賣會現場,不無意外,他們夫妻兩人一進場瞬間成為全場的焦點,陸垚垚挽著顧阮東的手緊了緊,靠他近一點。

顧阮東稍稍側低著頭問她:“緊張了?”

陸垚垚點頭:“緊張。”

“有我在彆怕。”他安慰,想來她18歲,還不像後來做了明星習慣萬眾矚目,緊張也難免。

“嗯。”陸垚垚乖巧點頭。

在工作人員的領路下,他們穿過中間席位,到了一個不大卻類似隔間的獨立位置落座,這是給vv

ip單獨準備的。

兩人坐下之後,顧阮東纔看到隔壁坐著的正是王總。

王總笑嘻嘻過來打招呼,“顧少好,顧太太好。”

王總是很典型的商人形象,對誰都是笑麵虎那一套,尤其這會兒是有心來賠罪的,看到顧太太笑得更顯目一些。

顧阮東察覺王總一走過來,垚垚似乎很緊張,緊握著他的手,尤其王總打招呼時,她靠在他身旁往後一點的位置,似乎很反感,不想和王總直視。

顧阮東心疼地牽著她的手,冷淡看了一眼王總:“回你座位去。”

王總尷尬,見他臉色不好,也不敢多打擾,便道:“今天看中哪樣珠寶,儘管拍,是我給顧太太賠禮道歉的。”

“趕緊滾。”顧阮東聲音又冷了幾分,哪壺不開提哪壺,此時的垚垚並不認識他。

待王總走了,垚垚才問:“為什麼要給我賠禮道歉,他做對不起我的事了?”

顧阮東不想舊事重提破壞氣氛,正好下麵拍賣正式開始,一時喧囂,他便也含糊過去。

偏偏旁邊的王總今天特彆想表現,儘一點心意,所以每一件珠寶亮相時,他都要探過來看垚垚一眼,問她是否喜歡?喜歡他就拍了。

但上半場亮相的珠寶都太過於普通,垚垚一件也冇看中。

中場間隙,王總觀察她臉色好了不少,便又過來討好。

垚垚看了眼他旁邊的女伴,問顧阮東:“那是他太太嗎?”

顧阮東冇回答,哪是什麼太太,不知是第幾任女朋友。王總也尷尬不好回答,知道這位顧太太不喜歡這一套,回答是也不對,回答不是也不對。

垚垚卻好像不知道兩個男人的尷尬,笑容真誠:“他對他太太好好,剛纔拍的那條項鍊很漂亮。”

王總:“您喜歡?喜歡送您。”

垚垚:“我不奪人所好,我是看拍賣冊上,下半場有一枚藍鑽和這條項鍊是配套的,我想著你會不會拍下來送你太太。”

那枚藍鑽價值不菲,今天有一部分客人就是衝著這枚藍鑽來的,一會兒還不知會被抬到什麼價格。

王總旁邊的女孩聽到她的話,眼眸亮了一下。

王總虛榮要麵子,顧太太都這麼說了,他必然會拍下來的。一枚藍鑽,貴是貴,他也不是買不起,隻是,如果送給顧太太,那是討顧少歡心就值得,但是送給自己的女伴,就是賠大發了。

可是顧太太這麼盯著,甚至剛纔聊天的功夫,還加了他女伴的微信,明顯是監督他會不會出爾反爾不送,他一會兒隻能大出血了。

王總表情僵硬回自己座位上,果然,到了那枚藍鑽亮相時,價格一下就被哄抬到將近8位數,王總心在滴血,在旁邊顧太太不時探過來看他,眼裡充滿欣賞的注目下,他一次次地舉牌。

陸垚垚這邊很是天真,不停誇王總對太太真好。-